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续弦 > 第二百五十章 多子多福

第二百五十章 多子多福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十一月二十一,大邑皇后平安产下一对皇子,皇帝诏谕万民同庆,并大赦天下。
  
      甚至连罪该问斩的叛王东方煜也免于一死,和尉迟恭两人,一个被发配南地琼海之边,一个被发配漠北苦寒之腹,永世不得再赦。
  
      虽然保住了性命,但对于东方煜和尉迟恭来说,两人从王爷和一品将军的位置跌落至此,还不如一死来得痛快。
  
      就在被押解前往发配之地的时候,东方煜回望皇城,总觉得皇帝是故意的。他先下令处死自己,让自己在死牢中担惊受怕了好几个月,然后一纸大赦又把自己发配去往南海之边......听说那边不但荒凉,甚至常有海上盗匪烧杀抢掠渔村百姓,自己去了那边,岂不是一样离死不远了?
  
      含着复杂而绝望的心情,东方煜也只得架着镣铐枷锁,在大理寺带刀守卫的催促下,一步步往南走去。
  
      ......
  
      南婉容平安生产,除了普天万民同庆之外,后宫之中也是一片欢欣祥和的气氛。
  
      一对小皇子虽然个头极小,却健康红润,皇帝又特许南婉容可以亲自抚养一对皇儿,不需要送到皇子所,更令的南婉容心满意足,很快身子就恢复了产前的康健利索,精神也是极好的。
  
      看到南婉容恢复如初,小皇子也一天更比一天壮实,沈画知道自己的作用也发挥的差不多了,是时候该离开了。
  
      只不过,在沈画提交辞呈时,却是费了好一番周折,最后答应帝后,若宫中有需要,他就立刻赶回来支援太医院,这才得了御笔亲批,可以收拾东西离开了。
  
      沈画在太医院的东西不多。唯有许多的医书古籍舍不得,统统让小厮打包好,然后一辆车运着直接送往了西秦药馆后面的青芦。
  
      做好这些,沈画让小厮准备启程的车马干粮。便独自来到了景宁侯府。
  
      ......
  
      自从八月十五中秋之夜以来,南华倾和莫瑾言大多数时候都住在后山的温泉小屋。
  
      特别是当季节由秋入冬,地处北地的京城气温骤冷,相比起内院的正房,温泉小屋里要温暖许多,因为有一口热泉水虽是在冒着热气。
  
      而木屋在后山的山脚,背山面湖,后面是小药院所在,走几步就可以到清一斋,莫瑾言还可以与许婆子。玉簪、绿萝等人说说话。除了这些好处之外,木屋紧邻朝露湖,视线开阔,湖面波澜不惊,偶有游鱼掠过。也是平静地过分。加上木屋所在私密又极好,更是符合南华倾和莫瑾言不喜打扰的清净性子。
  
      只是辛苦了每日过来送饭的下人,要不得翻过后山而下,要不然就得乘坐小舟抵达。虽然波折,但主子喜欢,做下人的也只能照办。
  
      而且大部分时候,都是拂云取了厨房的饭菜。然后乘着小舟和新婚的娇妻玉簪一起去送饭,两人在船上看湖光山色,倒也别有一番趣味儿。
  
      今日晌午,沈画来访,拂云也是划着小舟带着他往温泉小屋而去,玉簪则走在了前面。去通禀主子。
  
      南华倾早已收到了宫中南婉容捎来的消息,清楚沈画此行,多半是来告别的。
  
      看了一眼神色微微有些黯然的莫瑾言,南华倾也没有多说什么,只等沈画来了。好问问他到底是如何打算的。
  
      抵达木屋,沈画眼底有些惊讶,想起之前莫瑾言曾提及过此处温泉泉眼的事儿,却没想,南华倾竟大兴土木在侯府的风水之地修建了这个温泉木屋,可见他对莫瑾言,是真的用了心。
  
      想着,沈画的表情也有些无奈,只深吸了口气,整了整衣襟,便迈步从小舟上岸。
  
      ......
  
      平台之上,一方矮几,上面摆了几样冬日里难得一见的新鲜瓜果,并置好了一套茶具。一旁的小炉然得正旺,上面搁了一壶水,“咕咚咕咚”直响,只等水开了就可以烹茶待客。
  
      而平台的扶栏边,南华倾和莫瑾言已经并肩而立,在等候着沈画的到来,两人均穿得十分随意。不过瑾言怕着凉,围了白狐毛领的厚厚披风,只露出一张皎月般圆润白皙的脸,倒是把七八个月的身子给遮了个严严实实,若不仔细,哪里看得出她是个孕妇!
  
      “侯爷,夫人,沈某有礼了。”沈画看着两人,只释然一笑,便主动行了礼,不过比之以前太医院御医的身份,倒是多了几分自然和随意,也并未自称“在下”。
  
      莫瑾言笑着看向步步而进的沈画,发现他眉眼间没有了初见时的孤寂冷漠,却多了一丝了然和出尘。暗想,这样的人,心怀天下,应该是身在四方的才对。所以对于他此行前来告别,瑾言的心态也放平稳了许多,想着自己不能露出一副依依不舍的样子,以免让沈画徒增离意悲伤。
  
      “沈画,你真的要走?”南华倾先扶了娇妻坐下,这才迎了过去,示意沈画落座:“却不知,你我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呢?”
  
      “有缘,自会再见,无缘,对面也是不相识的陌生人。所以,一切随缘吧......”沈画不愿多提细节,只感慨了两句,然后目光扫过莫瑾言的脸,见她眉眼含笑,十分知足地轻轻靠拢在南华倾的身边,两人的手似乎也在矮几之下交握着,心里一如明镜,更是不会多言其他,转而道:“只是怀古,这是他第一次出远门,我这个做师父的,也必须得向他的家人有个交待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