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红色之门 > 第188章 胆大包天

第188章 胆大包天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记者,报社……
  
  这些名词,李皓其实还是第一次听说,但是了解了一番之后,大体上也知道了是啥玩意了。
  
  一种文明进化的产物。
  
  自我标榜,公开公正的定国公,在东方推出来报社这东西,实际上就是一种舆论的喉舌,以及给民众洗脑。
  
  古文明时期,好像就存在。
  
  但是,古文明时期和现在的,又好像略有不同。
  
  回到酒店的李皓,看到了一些报纸。
  
  上面的一些文章,他都在细看。
  
  “定国公今日发表声明:中部动荡不安,东方21行省,愿广开大门,迎接中部难民进入东部避难,开启新生活。”
  
  “国公府今日决议,天下动荡,民众难安,泰安行省出现灾情,国公府感伤灾民不易,即日下拨白米100万斤,赈济灾区……”
  
  “定国军招纳新兵,凡年满16周岁,30岁以下东部民众,皆可报名,一人当兵,全家免税赋……”
  
  “定国军左路元帅徐镇将军,今日视察东海,驱逐东海之盗,见民生之多灾,特令,沿海居民,三年免税赋……”
  
  “……”
  
  酒店中,报纸不少。
  
  都是出自一家名为东民报的报社。
  
  对民众而言,这个时代,其实消息还算开放,但是,对于大人物的一些情况,其实还是不了解的。
  
  别说他们,就是李皓这种这个时代的知识分子,其实了解的东西也不多。
  
  他在银城古院的时候,知道九司存在,但是甚至不知道九司到底是哪九司。
  
  他还是这个时代,少见的读书人。
  
  可见,对于其他人而言,消息来源更少,而今,这些报纸,却是给了他们消息来源,也许认识字的人不多,但是只要有一人会,就会将消息迅速传播开。
  
  李皓眼神闪烁:“手段不错!”
  
  字里行间,都体现出了定国公府怜惜平民百姓的慈善之心。
  
  可实际上,李皓看来,都是放屁。
  
  比如徐镇去东海视察,说什么驱逐东海之盗……真的吗?
  
  若是真的,东海如今还有大量海盗,从哪冒出来的?
  
  比如赈灾,100万斤,听起来好多,实际上只有500吨而已,500吨很多吗?
  
  一大行省受灾,受灾的何止百万人?
  
  一人一天吃个半饱,100万斤,也就够百万人吃个一两天的,可灾情,是一两天可以结束的吗?
  
  而且,定国公府名义上还是整个东方的主宰者,这本就是他们该做的。
  
  而现在,却是堂而皇之地刊登在了报纸之上,流传整个东方,让东方民众对他感激涕零。
  
  “报纸……好东西!”
  
  这是制造舆论的利器。
  
  在这个时代,出了城,就无法联系城内的情况下,在强者也只能通过传讯玉流传消息的情况下,报纸的存在,大量刊发,很容易让民众受到蒙蔽,也很容易收买人心的。
  
  “定国公,一定挖掘到过一些遗迹……获得过一些古文明的资料。”
  
  李皓心中有了些判断。
  
  报纸,他了解的不多。
  
  古文明体系中,说的最多的,其实是电视,可以直接将自己的画面,映射四方,传达到整个天下,那才是真正的利器。
  
  当然,这个时代,其实很畸形。
  
  飞机大炮都制造出来了,这些东西,却是都没被制造出来,也许是掌权者不在乎,也许……是有人故意不这么做,一旦真这么做了,消息流传的太快,信息流通太快,其实不利于掌控民心。
  
  知道的多,想的多,想的多,要求就多。
  
  当你一直生活在穷乡僻壤,其实你是没什么雄心壮志的。
  
  可当你天天看到外界的花天酒地,灯红酒绿,你就会忍不住地想出去闯荡一下,想让自己也过上这样的日子。
  
  “定国公……”
  
  李皓透过窗户,看向远处,那里,灯火通明,定国公府。
  
  这位坐镇东方的国公,还是有些本事的。
  
  起码,这收买民心这一套,其实用的不错。
  
  而且严格来说,东方的生活水平,好像也还不错,感觉比北方要富裕不少。
  
  “野心家……”
  
  李皓给他下了定义,这个时代的野心家恐怕不会少。
  
  定国公府,死了那么多旭光,现在看起来还有不少……可见,国公府强者也很多,不过目前看来,东方还没能被定国公彻底统一。
  
  否则,就没必要在儿子头七的时候,让东方行省的一些大人物也参与进来了,此刻,大概是希望借机震慑一番,以免因为死去强者太多,导致东方各大行省中的一些霸主借机脱离掌控。
  
  “伪装记者,混入其中吗?”
  
  听起来挺简单的。
  
  可李皓也在思考,定国公府,就这么简单能混入?
  
  花个万儿八千的就行了?
  
  这时候,愿意花万儿八千看热闹的人,真的没几个,若是有……大概都是心怀不轨的家伙吧。
  
  “这些报社,很显然,都是国公府幕后掌控,他们自己的产业,会让人花点钱,就进入国公府?”
  
  李皓思索一番,再次看了看远处的国公府。
  
  忽然笑了一声!
  
  看了一眼黑豹,李皓忽然道:“狗子,你之前变成那个大金狗,体型很大,可以吃人的……”
  
  黑豹摇头!
  
  本狗不吃人,别冤枉我。
  
  李皓笑呵呵道:“与其偷偷摸摸的,不如正大光明地进去!越是偷摸,越是引人注意,对方不会太在意那些正大光明进入其中的家伙,可偷摸进去的……恐怕会第一时间被注意到。”
  
  “国公府大祭,妖族去拜见一番如何?”
  
  黑豹迷茫。
  
  李皓解释道:“你不是大妖吗?你把我吃进肚子里去,你不会说话,我会啊,我会精神波动,还没气息溢散,再给你肚子里塞一点神能石,神能溢散,伪装超能大妖,你是武师狗,别人也看不出来,给你制造点三阳气息,三阳大妖如何?冒充……就冒充奎山大蛇一脉咋样?虽然不是蛇,也没人规定奎山只能有蛇。”
  
  “咱们正大光明地进去……不过黑狗容易被人注意,毕竟上次你杀过人,有人看到了,你还能变成金色大狗吗?”
  
  黑豹瞪大狗眼看着他。
  
  用得着吗?
  
  多危险啊!
  
  “没事的,奎山大妖,我不信这位东方霸主不知道它们的存在,定国公野心不小,不敢轻易招惹奎山大妖的,哪怕警惕,对一位正大光明来拜访的大妖,也不会太过担忧什么……越是出现的正大光明,越是不会引起注意,我感觉国公府现在恐怕是外松内紧……”
  
  这是武师的直觉,同样,也是他观察到的一些情况。
  
  国公府中,强者许多。
  
  但是并非集中在一起,有些地方,可能是他们藏身的地方,不过在李皓眼中,都一样,只要是超能,都会呈现出来。
  
  目前,他还不知道武师的分布。
  
  而且,冒充奎山大妖一脉,也有一个好处,东方其他行省,没搞清楚状况的情况下,绝对不敢轻易和奎山大妖翻脸。
  
  黑豹眨了眨眼。
  
  它此刻倒是有些不理解了,正大光明地出现,反而更安全吗?
  
  人类,好复杂!
  
  “相信我!”
  
  李皓笑了起来,“也只有如此,才能靠近祠堂,作为使者,国公府不可能不给妖族使者靠近的,甚至还要主动邀请你参与大祭。”
  
  说着,李皓又摸了摸下巴,“当然,不排除国公府和妖族有仇……不过可能性不大,真有仇,应该早就发兵奎山了,反正就算有仇,这些野心家,看到了合作的希望,恐怕也能放下。”
  
  奎山那边,一位蜕变期的大妖,而且,也许还有多位旭光大妖。
  
  这样一股势力,定国公百分百不敢轻易招惹。
  
  黑豹爪子抓了抓脑袋,这也是和李皓学的,有些迷茫,但是也没叫唤,李皓怎么说,那就怎么干好了。
  
  “走,咱们去城外,明天大祭开始,直接飞进来……”
  
  黑豹搞不懂李皓的心思,也只好听之任之。
  
  很快,一人一狗,开着自己的小破车离开了酒店。
  
  ……
  
  同一时间。
  
  国公府。
  
  此刻,人头攒动。
  
  国公府的宗祠中,此刻也是热闹非凡,一群奴仆正在迅速布置,明日不单单是国公府的大祭,还有东方诸多行省的大人物也要一起参与进来。
  
  是大祭,也是展露实力,威慑四方。
  
  多位旭光的死亡,让东方显得不是太稳定了,一些人,不再甘心听从于国公府。
  
  徐星此刻也是兢兢业业,四处巡查。
  
  很快,身边有人迅速前来汇报:“二公子,各大行省的人都到了,已经安置妥当!三大组织在东方的负责人,不知道来没来……不过他们给了回复,不会干扰国公府祭奠。”
  
  “九司、皇室在东方的那些负责人,也来了一些……不过也有人没来。”
  
  “另外,也有一些人混入了报社之中,不知是真的看热闹的,还是别有用心之辈……”
  
  徐星微微点头,轻吐一口气道:“都看紧了,盯死了,迅速探查清楚底细,明日……也许还要借他们的人头,威慑一下那些家伙!”
  
  “明白!”
  
  徐星说完,思索一番又道:“还有,各大行省的使者,也要探查清楚底细,小心出现刺客,查清楚了身份,国公府明日在门口放置超能探测器……但是,也要小心武师混入其中。”
  
  “属下马上去安排。”
  
  等人走了,徐星深吸一口气,这是他第一次,以徐家下一代继承人的身份,操持这样的大事,他不希望出现任何差错,也不希望让东方诸强看了笑话。
  
  他更希望,这一次顺利无比,还希望,能超乎预期地完成父亲的任务,比如说,和东方其他20行省的头脑人物,达成一些协议,乃至于,让一些人甘心效忠自己。
  
  那是最好的结果!
  
  他还在思考什么,忽然,怀中传讯玉微微震动了一下。
  
  他急忙取出传讯玉,非大事,一般不会动用传讯玉的,又怎么了?
  
  他拿起一看,微微一愣。
  
  “急报,定边行省边缘,一头金色大妖凌空飞行,未伤人,有三阳强者上前探查,大妖传出古怪波动,扬言,来自奎山,是奎山龙使,前来东心拜见国公,共商大事!”
  
  “……”
  
  徐星都愣住了。
  
  奎山大妖!
  
  这时候,居然有妖族来了,他急忙迅速地回迅:“马上让人为奎山大妖开道,避开人群,避开所有人耳目……”
  
  发完讯息,他脸色变幻一阵,急忙朝后院走去。
  
  此事,他做不了主。
  
  大妖!
  
  一般人,现阶段还不了解这些大妖,可他们这些顶层人士都知道,妖族,正在崛起,也在成为一股可怕的势力。
  
  七神山中的天鹏山、凤凰山都是妖族势力。
  
  还有四海之中,也有妖族强者。
  
  另外,四方山脉中,妖族也在迅速崛起。
  
  奎山,东北两大陆的分界之地,他当然知道,也知道,其中有一头大蛇,强悍无比,据探查的人说,最少也是蜕变期实力。
  
  同样是蜕变期实力,对方体型巨大无比,而且据说,可能要化龙了!
  
  一旦成为传说中的龙……那就可怕无比了,连父亲都说,一旦这头大蛇化龙成功,哪怕他解封,也未必能匹敌。
  
  龙使!
  
  一听这个称呼,徐星就知道,对方大概率真的来自奎山,因为一般人不可能知道,这头大蛇要化龙了。
  
  ……
  
  很快。
  
  后院。
  
  徐庆看到儿子匆匆进门,其实也知道发生了什么,他看了一眼儿子,想听听他怎么说。
  
  徐星迅速开口:“父亲,刚刚收到前方线报,奎山来了一头金色大妖,大概三阳实力,自称奎山龙使!说是来东心拜见父亲,共商大事……父亲,您觉得……”
  
  徐庆看了他一眼,不动声色道:“你怎么想的?”
  
  徐星迟疑了一下,还是迅速道:“父亲,妖族是异族,如今各方都很警惕,妖族崛起迅速,目前除了天鹏山、凤凰山之外,还没有哪一方妖族势力正式立足,妖族也在寻求突破,寻求更多的利益……可九司和皇室,也不敢说和妖族合作的话,很容易成为一个巨大的污点……”
  
  是的,污点。
  
  徐星有些迟疑道:“我觉得……不得罪,不招惹,暗中将其带入国公府,敷衍一阵,打发其离开……”
  
  徐庆微微点头,笑道:“就这样吗?”
  
  徐星不知道父亲的想法,有些不确定父亲怎么想的,只好硬着头皮道:“孩儿愚钝,所以特来请教父亲。”
  
  徐庆笑了,缓缓道:“妖族此刻来人,而且还是奎山大妖,倒是有意思。”
  
  “奎山一直是横亘东北两块大陆的分界线,奎山之中,旭光大妖不少,不止那一位,根据我们的情报,不低于五位旭光大妖!”
  
  “我们也一直井水不犯河水,它们身在奎山,我们地处东方大陆,也没太多的交集……”
  
  “可是,奎山是要地,若是我们甘心偏安东方大陆,其实奎山不需要理会,然而,若是有心北下,兵踏银月之地……水路意外太多,水中妖族也多,大军从东海转入北海,再入月海……可未必有陆地安全了。”
  
  徐星看了一眼父亲,大体上知道了父亲的意思,还是有些迟疑:“可是,勾结妖族,一旦落实这个罪名……”
  
  “愚蠢!”
  
  徐庆皱眉:“何来勾结一说?让你看那些古籍,你没看过吗?早在古文明强大的时候,妖族也是人族统领,古人王镇压妖族,妖族为人族镇守海域,镇守天下名川大河,妖族投靠,反而是皇道气象!”
  
  说罢,倒是有些疑惑,“这奎山大妖,和我徐家,未曾有过太多交集,为何此刻来寻徐家?”
  
  他略显迟疑,思考一番道:“如今,国公府因为死了太多强者,导致各方不稳,若是能和奎山达成一致,也是一个重大无比的好消息,可以震慑一些人,起码,奎山相连的几大行省,绝不敢再有异心!”
  
  是好事,若是真能达成一致,甚至可以震慑东方群雄!
  
  怕就怕……这奎山,也没安好心。
  
  思索一番,他又道:“还有,奎山蛇族为尊,此次来的并非蛇族,到底是不重视,还是其他原因?”
  
  这一次,这金色大妖,来的突兀。
  
  他也有些疑惑。
  
  再三思考,他还是道:“这样,你先让人迅速带这位大妖来国公府,我想和它面谈……算了,你去谈!”
  
  他还是不第一时间出面了,旁听就好。
  
  免得谈崩了,不好收场。
  
  徐庆这时候,也很疑惑,再三思考,微微皱眉,忽然想到了什么:“如今,也并非没人蓄养妖族,还是要小心一些……这样,你让天将军,迅速去一趟奎山……”
  
  他又有些迟疑,直接去问人家,是不是你们派来了使者?
  
  这……要是真的,那多尴尬。
  
  人家派了使者去了,你们疑神疑鬼的,妖族又是火爆性子,很容易得罪大妖。
  
  徐庆也有些为难了。
  
  可他也是老谋深算之辈,的确有些担心,会不会是一些家伙,故意驱使妖族,想坑害自己?
  
  思索一番,还是道:“你让天将军去一趟奎山,就说奉命回礼,使者已经安全抵达东心城,国公府致力于人妖共存……”
  
  他说了一遍,徐星急忙点头,也明白了父亲的意思。
  
  但是觉得……小题大做了。
  
  太过谨慎!
  
  他只是担心人妖合作,会引起一些人的敌意,父亲倒好,还要去确定一下,是不是真的奎山使者。
  
  不过仔细一想,也没说什么。
  
  若是不是,的确容易闹出大笑话。
  
  看来,父亲想今晚提前约见这位大妖,好为明天做准备了。
  
  ……
  
  而这时候的李皓,真的钻进了黑豹的肚子里。
  
  黑豹看起来体格不大,实际上,肚子空间真不小,李皓现在总算明白了,这家伙为何能吃那么多。
  
  而黑豹,这时候也不黑了,而是金色的。
  
  原本李皓想给它染色的。
  
  结果,黑豹摇头,也没干什么,摇了摇身子,黑豹毛发就变成了金色。
  
  当然黑豹化为金色大狗,吃掉了白发老人,除了李皓几人,倒是没人看到,那时候蜕变期的乾丰都死了,樊昌也逃了,暗中观察的人,早就吓得四散而逃。
  
  黑豹是最后时刻化身金色大狗的。
  
  所以李皓也不担心被人认出来此刻的黑豹模样。
  
  至于定国公找人去拜访奎山大妖,李皓这个还真没考虑,他预料中,定国公知道了奎山来了大妖,要不欢喜,要不就是驱逐,绝对不敢轻易得罪。
  
  至于去奎山查询是否属实……在李皓看来,胆子太大了,也不怕被大蛇给吃了。
  
  而这,也是此时的李皓没有思量到的地方。
  
  太年轻,经验太少。
  
  也是第一次干这种事,没什么经验,留下了不小的漏洞,换成老江湖,大概就不会和李皓这样冒险了,虽然妖族内部情况不好打听,可也不是不能打听,一旦被拆穿,那就是羊入虎穴了!
  
  而这时候的李皓,还洋洋自得,觉得计谋不错。
  
  他的前面,一直有人帮他开道。
  
  李皓看不到,但是可以感应到,也一直装成黑豹在回应,只是很高冷,话也很少,大妖也有大妖的高傲,哪怕只是一头三阳大妖。
  
  就这样,李皓再次回到了东心城。
  
  而这一次,不再被收费了。
  
  进入东心城,很快,一位旭光强者来接应李皓。
  
  “欢迎奎山龙使,我是定国公府二总管……”
  
  李皓神意肆无忌惮地扫视了过去,也看清楚了来人真貌,一个长相略显阴柔的中年男子,实力还不错,旭光中期。
  
  旭光境,都是强者。
  
  可国公府这边还真不少。
  
  “那个国公呢?”
  
  “……”
  
  国公府的二总管,微微蹙眉,迅速消散,只是心中低骂一声,妖族,果然粗鄙!
  
  你觉得,你区区一个三阳小妖来此,国公会亲自来城门口迎接你?
  
  真把自己当奎山之主了?
  
  “国公身体抱恙……”
  
  “啥?”
  
  “国公生病了……”
  
  “这么弱?还能生病?是不是要死了?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